汇整 - 2008年02月

link layer几个protocols的读书体会

一直想搞清楚 PPP,Ethernet,ATM 和 SONET/SDH 几个协议,分别工作在协议栈的哪个层次,彼此之间的关系等等。可是原来看过的书上,基本都是分开讲述,没有综合分析的。(如我现在才知道 TCP/IP 的 link layer 并没有运用任何 flow control 的机制,而是把该工作都留给 transport layer 来做 。)

最近看 Kurose 的 A  top-down approach 和 Peterson 的 A system approach,对这些协议有了点新的体会,现在记录一下。

1 从层次上说:实际上Ethernet, ATM 和 SONET/SDH 都对 physical layer 和 link layer 作了规范,PPP 本身是 link layer, 但实际中,我们也有 PPPoE 和 PPPoA 实际上是对物理层有了规范。参考WIKI,它把 SONET/SDH 视作物理层协议,但我认为它在某种意义上提供了地址和选址,不仅仅处于物理层了(其物理层仅限于它使用的STS-X光缆等)。

2 从用途上说:PPP 主要用于家庭网络接入到 ISP; Ethernet主要用于LAN; ATM 和 SONET/SDH 则是从电话公司的电路交换而来,是作为主干网的传输机制。

3 彼此依赖关系:虽然都是处于相同的层次,但是某种协议是可以建立在另外一种协议的基础上的,比如 PPPoE, PPPoA 还有 ATM 把 SONET/SDH 作为其物理传输层看待 (ATM 本身协议栈就分为3层, AAL5, ATM 和 Physical)。下层协议把上层协议看成一个数据包,对其进行存储寻址转发,并不关心数据包到底是哪一种协议。当然这需要有相应的“交换机”来支持。

4 Network Layer 总是建立在这些 Link Layer Protocols 之上的。但一个路由器的两端是可以连接不同种类的链路层的, 这正是IP协议的一个特点。如果一个路由器两端链路层采用了不同协议,那么路由器的两个端口除了提供不同的IP地址外,还需要提供不同链路层相应的物理地址(很可能要用到ARP协议从IP地址获得物理地址)。

剁排骨结果把自己剁了

看便宜,买了个“西施骨”,搞不清楚是猪先生哪一个部位。准备烧个土豆,发现其骨头很难剁开。遂左手抓住骨头,右手将刀固定在骨头的预切开部位,双手快速抬起,并迅速落下。。。。。。哎呀,发现刀刃没有落到骨头上,而是落到了左手食指上。迅速扔刀,作痛苦状。

这是继险食烈油,丢锅烫脚后的再次温哥华历险。

我不敬唱起了小曲: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春节联欢晚会-嫦娥登月

刚刚看了看下载回来的春晚,发现临近12点的时候节目主要强调的是嫦娥号成功发射的事实。很感叹中国在航天技术近些年的确有了长足的发展。可是有一个镜头很耐人寻思:在卫星传送到演播室的火箭发射基地的视频中,将近有5台电脑清晰可见WINDOWSXP的“蓝天白云”,而其它电脑是因为运行了程序,无法看见其桌面,但我估计也逃不出Microsoft的魔掌。想想中国人自己的火箭发射中心的控制系统(也可能是监视系统,或者,我也不清楚)这样大面积的安装着美国的操作系统,其实还是有讽刺意味的。真是希望真正火箭的控制核心系统不是非中国的产品。不过我想所有芯片完全自主制造,在目前,是不太可能的。

话说回来,中国的振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zz]四哈拍摄的温哥华唐人街新春大游行 (估计是2007年春节)

1 有十几辆警车开道 好气派

2 消防员乐队忙奏乐

3退伍军人的队伍

4华人主要社团

5 领导都来发红包

继续阅读 “[zz]四哈拍摄的温哥华唐人街新春大游行 (估计是2007年春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