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整 - 2007年10月

转载:马加爵的一句话让在场警察都落泪

我也是在网上看到的这个帖子 以前不了解 现在才知道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让不了解他的人好好了解一下吧

马加爵的一句话让在场警察都落泪
1.马加爵获得“全国奥林匹克物理竞赛的二等奖”。
2.马加爵宿舍的同学曾在马加爵的被子上撒尿。
3.在冬天温度比较低的时候,马加爵宿舍的同学曾经
给马加爵一二块钱,让他替自己洗衣服,马没钱就洗了。
4.马加爵在监狱中穿上了他这一生中穿过的最好的衣
服—–囚服。“这是我穿过的最好的衣服”加爵今天
说的这句话让在场看押他警察都落泪。
5.马加爵因为没有鞋子穿,在助学贷款没发的几天里
光脚,逃课。
6.马加爵家依*给人熨衣服过活。其母亲丢了100元钱
(熨200件衣服的钱),马加爵把100元丢在过道里让
母亲捡到!
7.马加爵5000元学费,是从家到学校借了一路借来的。
8.马加爵拒绝投案,也拒绝4位律师免费做无罪辩护,
原因是他只求一死。
9.为读大学马加爵已经负债1万元,打零工补贴生活
费。

马加爵的遗书

继续阅读 “转载:马加爵的一句话让在场警察都落泪”

疼死我了

煮了一锅开水煮饺子,把脚烫了。居然开始起泡了。。。。。。。。。

GOD BLESS ME。

转载(MITBBS):祭奠逝去的留学生同仁

据新华网消息(http://news.xinhuanet.com/overseas/2007-10/17/content_6897827.htm), 疑凶申请保释被拒。不知与我转载的这篇文章的作者提供的消息,哪个是真的。

发信人: Dreamer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信区: Dreamer
标 题: 祭奠逝去的留学生同仁 (原创)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6 12:17:28 2007), 转信

大家都知道这周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就是在澳女留学生焦丹的惨死。

本来我除了对这个英年早逝的女孩除了同情和遗憾之外,并没有寄托太多的情愫。人死
不嫩复生,无论多么值得同情,我们除了缅怀一下其他的也无能为力。然而今天无意之
中看到的一热门帖子上的讨论,却让我心里翻江倒海苦涩无比。

焦丹的死,在国内新闻界引起了对留学生人身安全的置疑;在国外新闻界引起的是对本
国犯罪的审视;在我们这些留学生群里引起的是无声的忧虑和感慨;在家有儿女在异国
他乡的父母们对孩子的无限牵挂;却不想在一群心里扭曲的国人那里引起的是那样让这
样人心寒而不堪入目的冷嘲热讽,甚至急不可待的拍呱叫好!?!?

我刚刚看过澳洲的电视新闻,那个奸杀焦丹的凶犯是个35岁的白人,警察在他朋友家抓
到了他。当我们这些同在Perth的中国学生听到这个新闻的时候着实欢呼雀跃了一阵,我
们以为他会被绳之以法!以为他会收到应有的报应!以为终于我们的中国同胞不会在异
国白白惨死!我们以为我们的大使馆会极力维护我们的权利至少是引起国家深切的关注
。然而随即他被保释的消息又让我们张口结舌痛心疾首的无可奈何。因为他的律师出具
了一份证明说他有精神病史,澳洲的法律没有死刑这项,或许因为他是澳洲的公民,或
许…只是因为大使馆通告警察局说,我们公事公办吧,或许…因为死的只是一个力单势
薄只能靠打工养活自己的“中国”留学生而已,或许,焦丹只不过是众多国外意外身亡
的中国留学生中的一个而已。

就在我们憋闷气愤的商讨是否集合Perth其他的留学生在政府门口静坐示威的时候,我看
到了中国网友在贴子上这样的话:

继续阅读 “转载(MITBBS):祭奠逝去的留学生同仁”

转载(Lailai’s Blog):Vancouver Crash

原文参见:http://ducklinglai.spaces.live.com/Blog/cns!5103F577644DE041!4110.entry

~1019~

480开到No.3 Road的时候,马路异常的堵,堵的非常异常…

下了车发现回家的路居然被警察封住了

路人都朝我住的地方看,指指点点,甚至有人拿手机DC等工具进行拍摄@ @

我以为着火了,可是并没有烟

我以为有人要跳楼,可是也没看到有人在高楼上

加入路人的谈话才知道,

原来坠机了飞机

据说在我回家前1-2h,一架小型飞机撞到了一幢楼上…

而且那幢楼就在我住的楼的正对面,只隔一条马路,太恐怖了.

所有周围的街道全被封锁,拦上了黄条条,像刑事侦探电视剧一样,

警车,救护车,救火车全部停在我家楼下,

那幢楼被撞出了一个大窟窿,整幢楼黑黑的,只有被幢的那层有灯光和闪光灯,

可怜住在那幢的人今天不能回家了,

最惨的是,我也被连累了,大楼正门被封,警察居然不让我回家,

我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回家,他居然说不知道,还很凶的叫我退到黄条条外面…

还好,我及时发挥了我的智慧,从车库偷偷进入楼下,然后从边门进去,

警察都是笨蛋,当然不会知道我们楼还有个隐蔽的边门,

wakakaka~

~~~~~~~~~~~~~~~~~~~~~~~~~~~~~我是分割线~~~~~~~~~~~~~~~~~~~~~~~~~~~~~

早晨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拉开窗帘看看对面怎么样了,

虽然路已经解封了,但是警察还是在那里调查,楼里的居民都被政府安置到某Inn去了.

想起昨天像个小学生春游一样兴奋,今天早上想想有些后怕了= =

Struggling in Java

Assignment2 is due 11:59pm. I’m still struggling on the way to success.

Socket programming last time, and RMI for Chat Room this time, all of which are quite new to me. God bless me!

我好累啊

这个星期一个QUIZ,三个ASSIGNMENT,我快死了。

JAVA本来就是入门;两个物理层的课,上课都还能接受,今天做作业,发现快把我平身所积累的数学知识都用上了。

黑袖黑袖!

First Quiz

Just finished my first quiz in class, for Design of Distributed Software Applications. To tell the truth, it’s bad, not too bad, but I guess I got 70 out of 100. Actually, it’s not difficult, but I misunderstood one question, and consequently answered wrongly; left another question blank as it was, since I don’t know what to say.

I’m responsible for the outcome, which I have to admit. I did spend the last weekend reviewing the textbook and materials, but my efficiency is very very low. I’m wondering whether I should find a better way of learning. It seems I was always working in the lab or reading sth on the bus, however, when I tried to figure out what I’ve got after being here, the answer would be only some knowledge of basic probability theory for communications.

With a computer nearby, it’s sorts of hard to focus on my current work. I think it might be better to just shut down the dead laptop or desktop, then stick my head to the book, after which I may go outside for a walk or say, take the seabus to north Vancouver for a hiking or sth.

Sth wrong and sth would be corrected soon,